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官网 > 真人影视 > 正文

在暗恋中寻找桃花源,感觉是要幸福结果

时间:2019-09-27 12:14来源:真人影视
之前没想到它会这么搞笑,对台湾电影的感觉一向是煽情如琼瑶文艺如候孝贤严肃如杨德昌另类如蔡明亮,他们的东西,无论最后评价和喜爱程度如何,总的感觉都是漫长的,煽情的漫

之前没想到它会这么搞笑,对台湾电影的感觉一向是煽情如琼瑶文艺如候孝贤严肃如杨德昌另类如蔡明亮,他们的东西,无论最后评价和喜爱程度如何,总的感觉都是漫长的,煽情的漫长,长镜头的漫长,冷竣的漫长,另类破碎的漫长。

完整的悲剧:

《暗恋桃花源》本来就是一个颇文艺腔的名字,加之海内外一片叫好,评论人沉重深刻的解读,都让人对它心存敬仰之心,看碟的时候,我竟然一路暴笑,一个是煽情的现代爱情悲剧,一个是近于俗气的古代闹剧,云之凡崩溃的用双手比划着问导演,导演你说那一朵白色的纯洁山茶花到底应该怎么演?桃花源中,陶、春花、袁老板之间的婚姻闹剧台词幽默到庸俗的地步,导演指着桃花源背景布的空白,问,那几棵桃树为什么逃出来?还有跑龙套的角色,真的很搞笑。笑到最后却不是轻松,严肃和沉重来在舞台谢幕的一瞬间袭来,悠长而浓重。

暗恋是一出现代悲剧。一对青年男女江滨柳和云之凡两个人在战乱的上海相遇,但又因战争的关系而离散。两人虽不约而同地逃到了台湾,却都不知道对方也到了台湾。40年过去,江滨柳快病终了。他就在报纸上刊登了广告寻找他的梦——云之凡。

两部戏的导演出来串场抢地盘,还有那个寻找刘子骥奇怪疯女人,是把布莱西特的戏剧理论搬到舞台上来演,告诉观众,《暗恋》和《桃花源》都只是导演的控制的戏,那个寻找刘子骥的疯癫女人就是导演自己,两处戏都是寻找,像寻找刘子骥那样执着疯狂和无望。

桃花源是一出古装喜剧。戏中的武陵人老陶不育,而妻子又跟药店的袁老板私通。老陶在极度灰心下就往上游溯河而上,在那里发现一个如梦的桃花源。但是当他要回来接他老婆春花时,才发现原来春花和袁老板又跌到现实的怨怼之中,因此他又伤心离去。

江滨柳在病危之际终于找到了四十多年未见的梦中情人,她已嫁为人妇两鬓斑白,当年在混乱的上海两个人有奇迹一般的缘分相识想爱,在小小的台北,竟然一次相遇的机会都没有,面对蹉跎掉的半生和多年的至爱,张爱玲只是说,我们回不去了。赖声川忍不住问了一句,这些年,你有想过我吗?他比较仁慈,最后让江滨柳又再次握了云之凡的手,然后倒在发妻的怀里相拥而泣,最后他是不是明白了,这个他心里一直冷漠拒绝的女人,才是他最后找到和得到的,而年青时候的爱情,只是桃花源的梦。在中国人的心里,桃花源就是乌托邦。

在我看来暗恋并非一个实质的悲剧,它只是一个悲剧的骨架,它能让人看到一个悲剧的轮廓,但是没有血肉,自然难以体会到悲的情感。而桃花源只是表面上的喜剧,实际上整出剧中都弥漫着悲的气氛,甚至,可以认为桃花源是一部情节性很强的非常丰满的悲剧,只是因为它过于丰满,如果只看桃花源,你可能会把注意力放到滑稽的情节上,而不能留意表象之下深切的悲。正如剧中暗恋导演对袁老板说看他的喜剧好痛心,而袁老板也对暗恋导演说看他的悲剧很想笑。就这样这两出看似针锋相对的剧在同一个剧场中争着排练。在最后他们发现,原来这两出极不搭界的戏是完美交错的,是正反两面的。所以“悲”反而成了暗恋与桃花源两出剧的联系点。

《桃花源》中,老陶曾有机会找到他的桃花源,哪里跟武陵不一样,人们在桃花下像神仙一般无忧的生活。春花和袁老板在逼走老陶以后并没有过上想象的生活,老陶回来的时候,他们的桃花源之梦也濒临破灭。老陶在桃花源中道行已经修炼的颇深,看到春花和袁老板剪不断理还乱的困顿生活,空灵的境界瞬间就被世俗的无奈击碎,他想要在沿着老路寻找的时候,再也找不到路标了。《暗恋》是一种终生的错过《桃花源》是一种得而复失,是《暗恋》的另一种可能。所有结局的一种,我们无法逃往幸福。

最终,暗恋加上桃花源构成了这样一出完整的悲剧——暗恋桃花源。

最后,疯女人撒着纸钱,纸钱像片片桃花缤纷无力飘零,他绝望的呼喊着刘子骥,一种永远追寻不得的苍凉就在两处戏都已经终场的舞台上弥漫开来。

 

原来,刘子骥是另一个寻找桃花源的人

迷失的爱情: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后遂无问津者。 ——《桃花源记》

暗恋和桃花源的另一层关系在于,以得到爱情作为节点。暗恋在爱情之前,桃花源在爱情之后。我们总在寻求爱情,如江滨柳和云之凡,远大的理想,美好的憧憬;在爱情实现之后,如老陶和春花或袁老板和春花,曾经的想像全都若云烟般散去,只留下现实中无尽的争吵和破败。

老陶没有想到的,他后来的大部分人,都在这种无果的追寻的路上

于是,桃花源成为了暗恋的虚拟将来时,如果江滨柳和云之凡没有分开,他们的结局很可能就是老陶和春花。可以说,桃花源是暗恋的注脚。由此又可见得以暗恋作为开始和结尾,以桃花源作为主要主体也是导演在时空上的一次营造。米兰昆德拉的《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也采用了这样的时空结构,其意义来于提前预告一个悲剧的结局,让人物更有宿命色彩。

所以云之凡和江滨柳的离散并不可悲,反而让人心里涌起一种另类的温暖,因为分开让他们将对对方所有的思念和爱怜全部固锁在脑海里,由此爱情得以长存。然而爱情可以长存,人却不可以永生,最终还是陷入悲剧之中。相反,桃花源中老陶、春花和袁老板的最后结果却确确实实地让人心生寒意。酒壶里的酒其实就象征着人们向往的永恒爱情,开始时老陶总是打不开酒壶盖,从桃花源回来后,打不开壶盖的成了袁老板。

无论是暗恋还是桃花源,里面的人都在追寻爱情的道路上迷失了。而现实中的人们又何偿不是如此。

 

荒谬的寻找:

南阳刘子骥,高尚士也,闻之,欣然规往,未果,寻病终。

穿插在整部剧中的神秘女子一直在寻找刘子骥,刘子骥却在寻找桃花源,一个闹剧般的圆。其实寻找刘子骥这才是将暗恋和桃花源这两出剧串连成暗恋桃花源这一出剧的灵魂。

一活生生的女子,苦苦寻找着十几个世纪以前的人。“我要找刘子骥!”她向每一个经过她身边的人宣告着,询问着,却又不知那个刘子骥是谁。也许她的概念中已没有时间和空间,她惶惑而又执著地探寻着。一切在确凿和怀疑中混乱起来。然而,也许对于那个女子来说,谁是刘子骥,他是不是存在过都已经不再重要。她的生命的全部便是寻找。剧中所有人都因为女子的探询而莫名,同时为自己的事情忙碌,叫她别去管什么刘子骥。可笑的是他们并不知道其实自己也在寻找刘子骥,每个人都在寻找……

江滨柳刊登广告寻找少年时代的恋人云之凡,寻找一种思念;老陶溯河而上寻找大鱼,寻找一种尊严;春花和袁老板遮遮掩掩地寻找美好的生活,寻找一种幸福;暗恋组导演为云之凡寻找更好的演绎方式,寻找一种灵感;两个剧组都在寻找剧场的负责人,寻找一种权威。其实剧中每个人无不例外的都在寻找,寻找心中的一片桃花源,正如疯女人在寻找刘子骥。但是每个人都如疯女人一般在寻找刘子骥的进程中迷失自我。所有人都被命运嘲弄,没有人能找到刘子骥。

这种看似荒谬的寻找,其实并非只是戏中如此,人生亦然。一切寻找都将被现实打破,然而我们还是不断地寻找,如此循环。明知结果如此,人们还是不遗余力地去寻找,这也是人生的悲哀与无奈。

“一年,在南阳街,有一棵桃树。桃树上面开花了,刘子骥,每一片都是你的名字,每一片都是你的故事。”疯女人张开双臂,歇斯底里地喊叫着。

桃花瓣散落满地。至此,我们所寻找的从未出现……

编辑:真人影视 本文来源:在暗恋中寻找桃花源,感觉是要幸福结果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