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金沙贵宾官网 > 关于娱乐 > 正文

末路狂花

时间:2019-10-29 02:30来源:关于娱乐
                            《末路狂花》,两性冲突改变的人物命运 有些东西掠过我的心头,但是我不能回去。我的意思是,我不能再像那样生活。Something’slikecrossed

                            《末路狂花》,两性冲突改变的人物命运

有些东西掠过我的心头,但是我不能回去。我的意思是,我不能再像那样生活。 Something’slikecrossedoverinme,butIcan’tgoback. Imean, Ijustcouldn’tlive.

——《末路狂花》

Thelma & Louise

                             ——浅看导演雷德利·斯科特的女性观

图片 1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兴起的西方女权主义运动在后现代主义的宏大背景中展开,至今方兴未艾。它深入到政治、文化的各个领域,探讨着女性的本质与文化构成。女权主义电影理论是女权主义的一个分支,其目的在于瓦解电影公益中对于女性创造力的压制与银幕上对于女性形象的剥夺。” (①)

《末路狂花》是导演雷德利·斯科特(Ridley Scott)执导的公路冒险电影,编剧卡利·库瑞(CallieKhouri) 以两个平凡的女性Thelma 和Louise为载体讲述自己深切体会到的父权制社会重压下的女性处境,通过描绘两个女主人公在父权制社会下出走散心后遇到的一系列事情使得她们的心理发生改变、内心深处的女性意识开始觉醒的故事,表达自己对20世纪90年代下女性意识的思考。

上世纪九十年代出现的《末路狂花》便是此类影片中的翘楚。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影片中以现实主义创作手法描绘了当时社会男性权利机制下女性所受到的压迫以及相应的抗争。

在社会性别秩序中,“女人”给大众留下的都是较为固定的印象,因此在《末路狂花》产生的20世纪90年代,很少有电影会着重描述女性的内心世界和情绪起伏,而大多用女性来衬托或者为讲述男性主角服务,更少有作品表现有别于温柔、顺从的刻板印象的独立自强的女性。

本文以男女两性冲突为线索,试图分析影片中的各处摄影细节来展现片中的两性对立,以此探索雷德利·斯科特作为一名男性导演,在其男性视角下的女性观。

1.Thelma 和 Louise

在本片开头,主人公之一Thelma就是这样一个循规蹈矩的家庭主妇,她的所有工作都是围绕着自己的丈夫,甚至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家庭上。她一切都遵从着夫权,是一位严格恪守“三从四德”的贤良温婉的女人。她的丈夫Darryl是地毯公司的销售经理,赛尔玛14岁时与其相恋,并在18岁就嫁给了他。

图片 2

Darryl脾气暴躁、控制欲极强,把Thelma视作是自己的私有财产,忽视她的想法,处处以自我为中心,不容许妻子有过多的私人活动。站在Louise的角度看,Darryl既是Thelma的丈夫,也是她的父亲。处在丈夫管控下的Thelma虽然事事顺从,但是并不开心,她对Louise说:“他(Darryl)从不让我出去,从不让我做开心的事,他只想让我整天呆在家中,我却不知道他都出去干什么了。”

图片 3

就是这样一个长期处在丈夫重压下的女人在压抑内心不满情绪许久后最终决定陪Louise出去郊游散心,并决定对自己的丈夫先斩后奏,虽然她知道丈夫会因此暴跳如雷。尽管下定决心要忤逆丈夫一次,她还是在离家前给丈夫留了纸条,并在微波炉里放好了晚饭。

相比于Thelma的单纯和依赖,Louise显得更为独立、更有自己的判断力,是一个具有抗争精神的女权主义者。她是一家咖啡厅的服务员,她经济独立、思想独立,不依附于男人。另外,相比于Thelma,她的人生经历更为复杂。在影片中段Louise和Thelma的对话中我们隐约猜出,Louise是一个在曾经在他乡(德州)有过被男人羞辱经历的女人。正是这种果敢的性格和较为复杂的人生经历为她之后的种种看似疯狂的行为做了合理的解释。

图片 4

Louise与Thelma在电影的开始的个性和性格有着非常大的差距,这一点可以从两人决定出发郊游的同时所做的准备可以看出来。Thelma 把家里收拾整齐,并给丈夫打了一通电话;而 Louise 则是对自己的行李做足了完全的准备,开上自己的1966年的蓝色雷鸟,去Louise家里接上她。

Thelma和Louise不知道,这场久违的叛逆旅行,是她们人生的一个急转弯。

 

2. “放开她,否则让你血溅当场”

几个小时后,郊外某家酒吧外的停车场里,Louise拿枪指着企图强奸Thelma的男人Harlan,说:“放开她,否则让你血溅当场”。

此时这把枪强化了一直处于弱势地位的Louise和Thelma的力量,但是还远远不足以改变大众眼中柔顺、懦弱的女子形象。就像影片中表现的那样,Harlan并没有因为Louise手中的枪有所收敛,反而继续肆无忌惮地说出粗鄙的美国俚语,完全无视女性的力量和尊严。

图片 5

但是,几乎在同一时间, Louise按动了扳机,“砰”,枪杀了Harlan,也杀了所有无视女性尊严、肆意侮辱女性的人。

图片 6

子弹出膛的抛物线成为了Louise和Thelma的人生的一道分界线。这一发子弹,不仅将她们送上了逃亡之路,还唤醒了她们内心深处的自我意识。

之后的逃亡之路是Louise和Thelma的成长之路,也是她们女性自我意识的回归之路。

一、《末路狂花》剧情简介

3.末路

在流亡途中,Thelma遇到了J.D.,并对他一见倾心。Thelma请求Louise允许J.D.与正在逃亡的两人同行。在路上,Thelma和J.D.相谈甚欢,这个满嘴谎言的小混混轻易地取得了Thelma的信任,她几乎和J.D.分享了自己所有的心情,对丈夫的失望、对生活的抱怨,甚至还有自己的流亡路线。但是,J.D.并没有和强奸犯哈伦有什么不同,他并不尊重Thelma,他的一切行为皆为利益驱使。在和Louise度过一夜春宵之后,他偷走了她们逃亡必需的6700元,并将她们的逃亡路线透漏给了警方。J.D.的行为将她们推向了另一重犯罪,使她们走向了真正的末路。

图片 7

面对Louise对J.D.行为的愤怒和失去逃亡钱财的无措,Thelma却一反往常地镇静。她安慰着Louise:“别担心,这都是小事”,然后携枪用刚刚和J.D.学到的“绅士”的方式抢劫了一家便利店。她采用和男性同样的行为来面对危机,尽管这个“以暴制暴”的行为并不正确,但是也一定程度反映了她内心对于女性弱势地位观点的蔑视和已经茂盛的男女平等的思想。至此Thelma的转型完成。

抢劫之后,Thelma脱下长裙,换上T恤,Louise颓然地把口红扔到车外,又除下了身上所有的首饰,换了一顶牛仔帽。凌乱的头发,布满尘土的脸,牛仔的休闲打扮……装扮的改变反映了她们行为和心理已经完全像男性靠拢,也间接地反映了两位女主人公的内心发展历程和成长过程。

图片 8

与此同时,她们的罪行一件件地越积越多,渐渐逼得她们无路可走,但似乎罪行越多,她们的行为越不受约束地遵从本心。

流亡路上,她们遇到了企图处罚他们超速行为的交警,为了避免踪迹和信息被通缉她们的警察发现,Thelma和Louise拿枪破坏了交警的通讯工具,并用枪威胁他,抢了他的手枪,并把他塞进了后备箱。在枪的面前,交警一改傲慢无礼的态度,涕泪交零地请求她们网开一面,并说明自己仍有妻子儿女要照顾。“妻子”一词,触到了Thelma的痛点,她说:“你有妻子?真幸运。你要对他们好,尤其是你的太太。我的丈夫就对我不好,看我都变成了什么样了。”

图片 9

面对逃亡路上多次碰到,但次次都用下流的言语和行为挑逗她们的油罐车司机,她们最终不再忍让,而是选择直面它,以“谈谈”的名义让他下车,并用枪胁迫他道歉。但是与意图强奸的Harlan一样,油罐车司机仍然不知悔改。于是立刻,两人同时开枪,打爆了货车上的油箱,使得油箱爆炸,货车被毁。

图片 10

警察Hal是此片中唯一一个正面的男性角色,他是真正愿意试图站在两位女主人公的角度来看待整个事情的男性。他对所有视Louise和Thelma为不可饶恕的罪犯和敌人的警察大喊:“多少年来,她们受尽了欺凌!”这里的她们并不仅仅代表Louise和Thelma,还代表着父权制背景下的所有女性。有人认为,Hal的角色设置是编剧的一个失误,因为足够强大的女性,并不需要男人的救赎。但是我认为,Hal的存在,代表着在男权社会的大环境下,并不是所有人都忽视女性的思想,他给了观众希望和安慰,也代表着编剧对“男女平等”的愿望的乐观态度和憧憬。

图片 11

影片最后,Thelma和Louise的车被几十辆的警车和直升机追赶,她们的车子在荒漠和公路之间急速穿梭,最终被围困在悬崖前。面对身后一柄柄瞄准她们后脑勺的机枪,她们退无可退,转而选择了继续奔驰。

图片 12

“Let’s keep going.”

两个女人微笑地握着双手,发动引擎,踩下油门,霎那间,车子冲出悬崖,两朵狂花的末路探险也随之戛然。

图片 13

影片最终随着坠入悬崖的1966年蓝色雷鸟车定格,但我不想让文章停在这里。试想如果时间倒流,再给Louise和Thelma一次重新选择的机会,她们是否会回归本来的生活?我想她们也许仍会选择抛开工作、抛开家庭、抛开父权社会的重压出来旅行,就像她们在某条公路上一起大喊的那样:“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人!”

图片 14

一部影片亦或是两个女人的牺牲并不能对父权制社会造成根本性的改变,女性解放的道路仍旧任重道远。Louise和Thelma用身体的死亡表达了对父权制社会文化的反抗,也表现了当女性意识到自尊的价值和自身存在意义之后捍卫自己的勇气和决心。她们的悲剧,让观众看到了实现真正的男女平等的可能性,因为:“你能成为你想成为的任何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Bail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Thelma是家庭主妇,Louise是餐厅女招待。两位极其普通的女人,想趁周末之际,外出旅行散心。谁知Thelma在一家乡村酒吧险遭强奸,幸亏Louise及时赶到予以制止,但由于对方出言不逊,Louise一时冲动,枪杀了该男子。一个不经意的过失,把两个人推上了逃亡的道路。在驶往墨西哥的路上,搭车的J.D.假装钟情于Thelma,两人尽欢后,趁Thelma疏忽之际,J.D.偷走了她们所有的路费。Thelma和Louise被逼上了绝路。平时在家是个受气包的Thelma不得不持枪抢劫了零货店,两人一步步走向绝路……” (②)

 

二、3次两性冲突改变人物命运

 

第一次两性冲突无疑发生在热闹的乡村酒吧。

酒吧里,Thelma决定好好放纵一下自己,于是纵情喝酒并且认识了陌生人Halun,两人大跳贴身舞。在醉酒的情况下被Halun带出酒吧实施强暴。Louise及时赶到制止,但却在Halun毫不悔悟并且秽语相向的刺激下枪杀了Halun。

这一场戏中,起先Halun为了与Thelma性交,欺骗Thelma说绝对不会伤害对方,在遭到拒绝后态度大变,两次大力掌掴Thelma并且用蛮力固定Thelma进行施暴。

电影画面中强烈的两性冲突同时也是现实中两性冲突最突出的一种,即男女双方在力量上由于天生不平等而造成的地位差异。男性本性中对性的追求促使男性花言巧语诱骗女性,而Halun暴力后入式强奸Thelma揭露其动物性交的本质,一边辱骂Thelma“可恶的婊子”,一边口水大淌的猥琐形象以及可怜的Thelma痛哭却无力反抗的弱小形象鲜明对比,将两性冲突表现极致。

    Louise击毙Halun那一声枪响似乎象征着女性在男权社会的重压下试图反抗的试探性挣扎。

这一场戏结尾,Thelma惊慌失措,Louise强行镇定,原本出行度假的两人踏上了逃亡的道路,作为一名杀人犯,Louise的命运彻底发生了改变。

 

第二次两性冲突发生在郊区旅馆。

Thelma被逃亡途中出现的陌生搭车客J.D.彻底迷住,两人在旅馆交欢后Thelma兴高采烈地和Louise描述交欢高潮,却最终发现J.D.盗走了两人为逃亡准备的所有旅费。Louise为前途的迷茫痛哭,Thelma安慰Louise并最终单枪匹马抢劫了路上一家零货店以筹集路费。

这一场戏中,最让人印象深刻的便是Thelma的改变。终于认清了男性真面目的Thelma决定按照交欢当晚J.D.教授的方法从容不迫地进行了一次持械抢劫。这无疑是孱弱的女性对男权一次强有力的反抗,从看完抢劫录像后Thelma丈夫以及几个警察那种震惊的反应便可知一二。

这第二次的冲突给Thelma披上了持械劫匪的身份,Thelma的命运也彻底发生了改变。

 

第三次也是最激烈的一次两性冲突,发生在州际公路旁。

逃亡的一路Thelma和Louise屡次遇见一辆大型油管车。车辆的驾驶员对两人进行了多次猥琐不堪的性骚扰。在驾驶员不道歉并且以更恶毒的污言秽语咒骂她们后,Thelma和Louise举枪射击了油管车,造成了严重的爆炸案。

从这一场冲突以及综合三场冲突不难看出,在男权社会中,让处于统治地位的男性从心底真正尊重女性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不仅不尊重,由于对权力的掌控,男性更是视女性为自己的附属,要求女性遵从自己的意志。从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两性之间这一场矛盾几乎是不可调和的。

这一场戏结尾,Thelma和Louise开着车大肆欢呼围着驾驶员绕圈,更像是一种戏谑,俨然已经上升为女权与男权的对抗,而不再是惊慌失措小心翼翼的试探。

为此付出的代价是,Thelma与Louise,彻底走上了不归路。

 

三、细节展示人物性格转化

 

除了三场明显的两性冲突与对抗戏外,导演雷德利·斯科特在《末路狂花》的细节之处下了十足的功夫,为Thelma与Louise两个女主角的性格转化铺垫了大量的内容。笔者选取部分细节供参考。

 

1、服装

Thelma与Louise在电影通篇衣着上的改变尤为明显。

Thelma与Louise被设定为两个性格完全不同的女人。比如Thelma,作为一个家庭主妇,除了自己的丈夫以外涉世不深,性格单纯明快,非常典型的小女人。而Louise则不同,虽然只是一个女招待但也自立根深,与Thelma相比更加独立,在性格上也更加中性一些。

从影片旅程刚开始,Thelma衣着白色裙子离开家,而Louise则是刺绣衬衫加牛仔裤,两人都是典型女性打扮,但两者相比较,Thelma更加女性化。

第一次两性冲突之后,Louise换上了深灰色上衣,而Thelma的裙子也被深蓝色的牛仔外套缩替代。两人的性格变化在这里已经初见端倪。

第二次两性冲突之后,即Thelma单枪匹马抢劫了零货店以后,Thelma换上了无袖的深色牛仔衬衫与皮衣,更是把衬衫尾部扎起露出健硕的小腹。可以说这时候的Thelma性格彻底发生了改变,告别了此前身上还未长大小女孩的身影。此时的Thelma和Louise身上已经没有了女性的柔美,转而被一种中性甚至偏男性的气质所覆盖,可以说在这一点上,这时候的Thelma已经赶超了Louise。

第三次两性冲突,也就是枪击油罐车引发爆炸案时。Thelma身穿了一件无袖的骷髅涂鸦黑色T恤。两人翘起腿依靠在车上的形象几乎已经与男性无差。

这一路服装的变化非常鲜明地表现出Thelma和Louise在性格上的变化,特别是Thelma,尤为明显。

 

2、动作

Thelma是以清晨蓬头垢面还未来得及打理自己而忙着为丈夫收拾早餐的形象出场的。不敢大声说话,不敢跟丈夫提及度假,甚至在对话时手都会习惯性颤抖。收拾行李时用两只手指捏着尾部把枪丢进行李袋。这一切,都显示了这个女人的胆怯、软弱、任人拿捏。而在酒吧主动地回应Halun的搭讪,又显示其逃脱了丈夫控制后的轻松,以及单纯不谙世事的性格。

电影的后半段,在遭受J.D.欺骗的打击后,Thelma独自持械抢劫,从容淡定。持枪威胁路上遭遇的警察,警告他善待自己的妻子并将其锁入后备箱,整个过程一气呵成干练果断似老手。甚至在最后面对油罐车驾驶员已经熟练运用枪支引发爆炸。

这样前后行为的反差之大让人瞠目结舌。

就像她自己对警察说的一样。

“我要你对他们好,尤其是你的太太。”

“我丈夫对我不好,看我变成什么样了”

 

 

波伏娃说: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生成的。

即使女人拥有与生俱来的温柔,在男权社会的压迫下转变为谦卑与顺从,最终也将在极端的冲突下爆发反抗。

 

四、雷德利·斯科特的女性观

在斯科特的导演下,Thelma 起先是典型的天使型女性:温柔、贤惠、没有工作,为丈夫打点生活中的一切,不敢大声说话甚至不敢向丈夫提出度假的请求。而后性格上的质变,从男性立场来看,是典型的从天使到恶魔的转变。无论是打劫还是枪击,甚至在最后做出为了自由而壮烈抗争的举动,Thelma就像身着的那件骷髅T恤一样,蜕变为让男性震惊甚至恐惧的恶魔。

这一转变过程,斯科特给予了大量的镜头语言来补充。

另一方面,从一开始天天生活在丈夫的呵斥与粗暴对待,到酒吧外遭Halun后入式毫无尊严的强奸,最后到与J.D.的高潮中付出真心却惨遭欺骗。毫无疑问Thelma是值得同情的,而这种同情在斯科特导演的男性视角下更是有了一种意味深长。在笔者看来,斯科特作为一名男性至少在女性观上与他在该片中的男性是相对立的。他看到两性对立中女性所受到的压迫。他有点像片子里那唯一为两个女人着想的中年警官一样,以他自己独有的方式试图理解她们,保护她们,拯救她们。也许片中的两个女主角,Thelma和Louise最后的形象,也正是斯科特所期待的女性形象:不再苦苦忍受压迫,独立,坚强,追求属于自己的自由。

正是这样的她们,展现了女性最极致的美。

 

参考文献:

① 杨潇:《女权主义的电影实践》

② 豆瓣电影:《末路狂花》剧情简介

____________________以上,期末论文作业

编辑:关于娱乐 本文来源:末路狂花

关键词: